2020年《天府廣記》第10期
天府 | 博物館群背后的建筑師
發布日期:2020-12-16 15:51:57 來源:成都市政協

館長樊建川在劉家琨設計的鐘章印館內留影

2005年8月15日,建川博物館聚落在安仁鎮一躍而起。當幾百萬件的收藏裂變為幾十座博物館,建筑與文物締姻,人文與器物輝映,安仁鎮已然成為一個中國二十世紀的生動標本。這一切的背后,離不開一群建筑師的奉獻。

張永和

學貫中西的建筑師

2003年9月,經四川建筑師劉家琨介紹,建筑師張永和來到建川博物館聚落做總體規劃。張永和是中國建筑界的領軍人物,他在中青年建筑師中具有一定的號召力,和老一代的建筑師也能很好地溝通。而令館長樊建川格外看重的,是張永和身上具有中西文化兼容的特質,這種特質和安仁鎮不謀而合——早在 20 世紀 30 年代,安仁鎮就有汽車、發電機、網球場、四百米跑道、鋼琴、電燈、電影機,是一個融匯東西方文明、引領時尚的地方。

2003 年11月,在張永和號召下,一批中國最優秀的建筑師齊聚安仁參加“建川博物館聚落建筑方案研討會”。最讓建筑師們感到興奮的是,建川博物館聚落每一個分館的定位,在中國都是前所未有的。對他們而言,用建筑語言來詮釋各個分館,也是一個嶄新的挑戰。這天上午,館長樊建川帶他們參觀了安仁老公館,下午則介紹了二十個館的設計內容,張永和負責講設計規范。第二天,建筑師們又來到成都文物倉庫參觀文物。

2004年2月,“博物館單體建筑設計匯報會”在成都召開。參與的各位建筑師們前來交卷,每個館都做了一個模型,模型放在各自的位置上,博物館聚落的總體效果初步呈現。其中,張永和設計的主題館外形像一座橋,因為這個館造價大,直到2010年才開始啟動。后來,張永和又專程來找館長樊建川,來的時候他拎著一個很沉的包。樊建川心想,這會不會是什么文物?結果打開一看,全是建材樣本!張永和性格溫文爾雅,從不發火,卻又具備一種大師氣質。后來,館長樊建川說,請張永和來做總體規劃算是找對人了!

磯崎新

博物館是沉默的溝通使者

2004年,一位身份特殊的建筑師來到安仁,他此行的目的是為建川博物館設計侵華日軍罪行館。這位建筑師是磯崎新,他是日本建筑界的代表人物,曾設計了巴塞羅那奧運會場館,2019年還獲得國際上建筑界的最高榮譽——普利策克建筑獎。

請一名日本建筑師來設計侵華日軍罪行館,是館長樊建川的一個心愿。在他看來,由日本設計師來設計這個館,這最有說服力。于是,樊建川邀請了日本最優秀的建筑師磯崎新。最初,樊建川心里也特別忐忑,擔心磯崎新不接受邀請。但沒想到只經過一次會談,磯崎新就同意來設計這個館。

磯崎新為設計此館先后來過8次安仁。第一次來,為了近距離感受安仁的建筑風格,他要求住在劉文輝公館里。其實,公館的居住條件并不方便,因為廁所是旱廁,從住所過去要走很遠的路,但磯崎新毫不在乎。2004 年7月,磯崎新來提交建筑方案,還親自到市場考察建筑材料。

2009 年8月,磯崎新來為設計做最后修改。他告訴樊建川,日本右翼曾寫信威脅他說:“磯崎新,你是我們大和民族的驕傲,是我們最優秀的設計師,為什么要給中國人設計抗戰博物館?”磯崎新卻回答說:“兩國今后若要有好的未來,需從理解開始,理解來自溝通。博物館是沉默的溝通使者,我的設計也是溝通。這是為了中日兩國友好,為了中日兩國的長期和平相處?!?/p>

程泰寧

堅決不設計漢奸館

建筑師程泰寧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美術館、上海鐵路南站等建筑的設計者。當他第一次來安仁時,館主樊建川希望由他來做“漢奸館”的設計。但程泰寧不愿意,樊建川使勁找理由勸說,比如天下第一呀,極具挑戰性呀,程泰寧一直不吭聲。最后上飛機前,他突然說:“建川,我不做漢奸館,做戰俘館!”說完,根本不給樊建川游說的機會就走了。

一個月后,程泰寧來安仁交方案。當他把戰俘館圖紙拿出來時,設計方案讓在場的建筑師們都眼前一亮。不規則布局的建筑產生的褶皺、綻裂,隱喻不屈戰俘的堅貞品格;在曲折變化的空間序列中帶出牢籠、窄巷、放風院等展覽空間,營造了一種悲愴、沉重的氛圍。

在戰俘館接近于完工的時候,大家發現外墻的模板印很漂亮,粗獷有力。本來按照設計方案,還要繼續上涂料,但樊建川認為這種效果很好,便下令停工。程泰寧聽說后,找到館長說:“建川,你不能讓我的一個作品裸體在那兒呀?”樊建川說,有了墻上的痕跡、泥巴、鐵釘……這樣才是最真實的戰俘館。這番話讓本來抵觸情緒很大的程泰寧,理解了館長的良苦用心。后來,戰俘館成了博物館聚落里最受好評的一個館,入圍中國建筑設計最高榮譽獎“中國建筑學會建國六十周年建筑創作大獎”,很多人在參觀這個館時,深受觸動,熱淚盈眶。

抗戰系列·中流砥柱館

劉家琨

才華橫溢、家國情懷

在建川博物館聚落中,四川建筑師劉家琨設計的作品最多,呈現出來的有三個。其中,章鐘印館是劉家琨才華橫溢的體現,其空間特別漂亮。尤其是把鐘做成千佛崖一樣的設計,讓人耳目一新;而國家地震館的設計任務非常急,劉家琨的設計中,大膽地使用了五十六根大柱子,又巧妙地 運用了地震再生磚,使設計后的成果非常雄偉與壯觀。

劉家琨設計的第三個館是胡慧珊館,胡慧珊是四川省都江堰聚源中學初三學生,生于1992年10月11日,在“汶川大地震”中不幸遇難。她生前喜歡文學,夢想成為作家。這個館是劉家琨親自捐建、設計、陳列的,當時樊館長給了他一個建議,由胡慧珊的媽媽來寫館名,他采用了。胡慧珊館并不大,只有十八平方米,但劉家琨設計得特別用心。談到這個館的設計理念時,劉家琨說胡慧珊的事跡讓他深受感觸,因此,他拒絕了宏大的象征設計,而僅僅只是展現對個體生命的尊重——他所布置的,只是一個“女孩的閨房”。

航空三線博物館

徐尚志

廉頗老矣?杯酒明志!

徐尚志是國家級建筑設計大師,曾是中國建筑西南設計研究院的總工程師和總建筑師,四川第一座五星級酒店——錦江賓館就是他設計的。盡管這位建筑師聲名赫赫,但館長樊建川也曾猶豫是否由他來設計川軍館,因為在討論設計方案時,徐老已經快九十歲了!一個年近九旬的老人,是否還有足夠的體力和思維完成設計,這是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徐老看出了樊建川的擔心,但他一言不發。喝酒時,他說,不喝紅酒,來白酒吧。眾人還未回過神來,徐老就把幾個小杯的白酒倒在一個大杯子里,一口干了!樊建川立刻明白了,這是徐老在表示決心,當即決定把設計川軍館的重任交給他。

徐老設計的川軍館進館之路曲折漫長,樊建川曾經不解。徐老說,他過去親眼看見了川軍抗戰,也聽過川軍將領的講演。川軍穿草鞋走到淞滬、走到山西都不辭辛苦,參觀者多走幾步又何妨?這一番話讓樊建川恍然大悟。川軍館進館之路橋下,最初的設計是建造一個水池,樊建川建議將其改為種油菜和水稻,這一想法得到徐老贊賞。如今,徐老已經仙逝了,但他設計的川軍館也是對他永久的懷念。

當20多位建筑大師的設計作品陸續呈現,在曾經的荒地上,這片群星璀璨的世界級建筑群拔地而起!這批才華橫溢的建筑師,留給人最深刻的印象,不僅是匠心獨運的設計,還有他們的社會責任感和良知。(文 魏建民)

建川博物館聚落鳥瞰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微乐辽宁麻将有没有挂 北京快乐8官网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什么是期货平台 万人炸金花2016版下载 腾讯麻将辅助软件下载 顶呱刮微信 恒指期货技巧 万人炸金花外挂 买百人牛牛的技巧 彩票大奖图 微信网赚是真的吗 极速快3全天计划 浙江快乐12开奖预测 手机虚拟货币交易网 三张牌游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