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廣記》第9期
行吟 | 賈島 苦吟詩人最后的寧靜歲月
發布日期:2020-12-08 14:35:39 來源:成都市政協

元和七年(812年),33歲的賈島面臨一次重大的人生抉擇:是繼續為僧還是還俗入仕?因為韓愈的賞識和建議,15歲出家的賈島決定還俗應舉。

然而,25年過去了,科場被權貴操縱,出身寒門的賈島屢試不中,應舉入仕這條路,最后落得“無官受黜”的下場。這是唐代奸佞權貴對“發牢騷”文人的處置,晚唐詩人溫庭筠就因此“禮遇”而落魄終身。最終,賈島58歲入蜀,巴山蜀水給予了“苦吟詩人”最后的寧靜。

溥心畬《賈島詩意圖》。畫意取自賈島《送無可上人》中“獨行潭底影,數息樹邊身”。

長江那可到,行客替生愁

開元二年(837年),58歲的賈島責授遂州長江縣(今遂寧市蓬溪縣)主簿。

在長安25年,賈島屢試不第,曾寫“蟬”詩把自己比作病蟬,而將大權在握的公卿大臣比作迫害病蟬的黃雀與鳶鳥,其耿介直言為當權者所惡,遭受“飛謗”。權貴們一心想把詩名大盛的賈島請出京城,以求少生事端,便用進士及第的待遇“破格重用”,用一個九品微官將這位不合時宜的大詩人打發到蠻荒之地,使其永離京師,遠離群體。

對于四川,賈島并不陌生。長慶三年(823年),蹭蹬科場十年的李馀登進士第旋返故鄉成都,賈島寫詩《送李馀及第歸蜀》送上祝福:“知音伸久屈,覲省去光輝。津渡逢清夜,途程盡翠微。云當綿竹疊,鳥離錦江飛??霞臅鴣矸?,原居出亦稀?!?/p>

對于遂州,賈島也有詩《處州李使君改任遂州因寄贈》:“庭樹幾株陰入戶,主人何在客聞蟬。鑰開原上高樓鎖,瓶汲池東古井泉。趁靜野禽曾后到,休吟鄰叟始安眠。仙都山水誰能憶,西去風濤書滿船?!痹娭羞B續使用了一組時空交錯的蒙太奇畫面,從6個不同的側面以動襯靜,描寫歲月靜好,但真到自己責授遂州,無朋友相送,騎著瘦馬,艱難地跨過棧道,已無詩情畫意。在馬嵬驛,想到當年唐明皇李隆基入蜀,他不禁感慨:“長川幾處樹青青,孤驛危樓對翠屏。一自上皇惆悵后,至今來往馬蹄腥?!?/p>

長江縣地處邊遠,年老體衰的賈島實在忍受不了長途跋涉,才雇了兩個仆役。他在《寄令狐绹相公》真實記錄了當時的境況:“驢駿勝羸馬,東川路匪賒。一緘論賈誼,三蜀寄嚴家。澄徹霜江水,分明露石沙。話言聲及政,棧閣谷離斜。自著衣偏暖,誰憂雪六花。裹裳留闊襆,防患與通茶。山館中宵起,星河殘月華。雙僮前日雇,數口向天涯。良樂知騏驥,張雷驗鏌铘。謙光賢將相,別紙圣龍蛇。豈有斯言玷,應無白璧瑕。不妨圓魄里,人亦指蝦蟆?!辟Z島在途中換了驢子,自制棉衣以抵御風寒,雖遇貶謫,而問心無愧,自認為是白璧無瑕。他覺得自己的遭遇和賈誼貶長沙、杜甫遭貶后入蜀相似,對那種“圓魄”“蝦蟆”的人,感到無比憤怒。

“策杖馳山驛,逢人問梓州。長江那可到,行客替生愁?!彼律聿哒刃凶哂谏介g驛道,一邊趕路一邊問路,連路人都不免為垂暮的詩人擔憂。在梓州(今四川三臺縣),東川節度使楊汝士“三十里出儀仗”迎接,賈島當即賦詩《觀冬設上東川楊尚書》:“匏革奏冬非獨樂,軍城未曉啟重門。何時卻入三臺貴,此日空知八座尊。羅綺舞中收雨點,貔貅閫外卷云根。逐遷屬吏隨賓列,撥棹扁舟不忘恩?!睂钊晔康氖⑶榭畲浅8屑?。

賈島到任長江縣,已是歲末寒冬。主簿不是肥差,只是管理文書事務的文秘人員。賈島寫下《題長江廳》:“言心俱好靜,廨署落暉空。歸吏封宵鑰,行蛇入古桐。長江頻雨后,明月眾星中。若任遷人去,西溪與剡通?!备袊@官署的冷落荒涼。

雖然僻遠,好歹有一份微薄穩定的收入,總比老來把鋤扶犁好。此時的賈島心境變得平和了許多。他在《寄令狐绹相公》詩中自我安慰:“官高頻敕授,老免把犁鋤。一主長江印,三封東省書。不無濠上思,唯食圃中蔬。夢幻將泡影,浮生事只如?!痹娭袥]有遭貶后的憤怒之情,卻透露出安于寂寞的恬淡心態。

明月長在目,明月長在心

賈島是范陽人(今北京市房山區),因為韓愈的關系,在京城結識了孟郊、張籍、姚合等詩人,往來酬唱,詩名大著。入蜀后遠離家鄉遠離京城,他創作了不少思念故鄉懷念故交的詩歌?!吨x令狐相公賜衣九事》云:“長江飛鳥外,主簿跨驢歸。逐客寒前夜,元戎予厚衣。雪來松更綠,霜降月彌輝。即日調殷鼎,朝分是與非?!笔茁撲秩境隽壤录胖?,頷聯“寒”一層是天氣寒冷,一層是內心苦寒,偏居一隅,身心俱寒,而宰相令狐楚并沒有輕視我,還贈送了一件寒衣。頸聯對仗工整,用詞精確,贊譽令狐楚老而彌堅,而更深的含義,則是賈島表明心跡,越是霜雪雨風,我自巋然不動,歷經打擊,絕不退縮,像青松的氣節一樣高潔,像月亮的光輝一樣明澈,烏云難以遮擋。這句境界高遠,氣勢恢弘。

《明月山懷獨孤崇魚琢》也是一首思鄉詩:“明月長在目,明月長在心。在心復在目,何得稀去尋。試望明月人,孟夏樹蔽岑。想彼嘆此懷,樂喧忘幽林。鄉本北岳外,悔恨東夷深。愿縮地脈還,豈待天恩臨?!弊鳛楸狈饺?,賈島赴京舉士25年,眾多悔恨都化作對家鄉的思念。

在匆匆赴任之后,賈島寫過一首《巴興作》:“三年未省聞鴻叫,九月何曾見草枯。寒暑氣均思白社,星辰位正憶皇都。蘇卿持節終還漢,葛相行師自渡瀘。鄉味朔山林果別,北歸期掛海帆孤?!笔茁撜f巴蜀氣候溫暖,與自己家鄉物候大不相同。頷聯說在貶所憶洛陽長安,不勝遷謫之慨。頸聯借蘇武、諸葛亮表明自己忠于國家,并愿為之效勞的情懷。尾聯道出詩人向往歸鄉的心情。

賈島說:“何事居人世,皆從名利牽”?;厥灼缴?,因擋不住名利的誘惑,入長安應舉,醉心求仕25年,最后遠離長安遠離詩友,這樣的“恩典”是誰也想不到的結局。賈島對自己的選擇似乎有悔意,對家鄉親人和朋友深有牽掛。

賈島塑像

抱疾誰來問,魂歸安泉山

賈島晚年心境平和、生活平穩,不食葷血,風骨自清。與為官之前胸中充滿壓抑不平、行為狂狷乖張、性格發生畸變的賈島,判若兩人。

賈島早年家寒,出家為僧,還俗后也曾滿懷憧憬,有“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的豪氣云天。無奈時運不濟,出身微賤,屢試科舉不第,還被扣上“舉場十惡”的帽子,不由得發出“破卻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種薔薇;薔薇花落秋風起,荊棘滿庭君始知”的感慨。

在長江縣,賈島“三年在任,卷不釋手”,為世人留下了多首膾炙人口的舉世名作。長江縣是賈島從“文學畸人”轉變為正常人的地方,因此他對長江縣充滿了深深的感謝、懷念和眷戀之情,這也是他把自己一生用心血吟成的詩歌命名為《長江集》的根本原因,后世也稱他為“賈長江”,賈島與長江縣水乳交融、不可分割。

三年后,賈島遷任普州(今四川安岳縣)司倉,因詩名很大,頗受同僚禮遇。普州刺史欲聘賈島為其糾察官,賈島寫詩《讓糾曹上樂使君》:“戰戰復兢兢,猶如履薄冰。雖然叨一掾,還似說三乘。瓶汲南溪水,書來北岳僧。戇愚兼抱疾,權紀不相應?!彼裱曰亟^了普州刺史的好意,對官職升遷已不抱任何希望,表明回歸自然之意。

賈島晚年與僧人往來頻繁,唱酬甚多。剛到普州便去拜訪其族侄鑒玄僧人,并留詩《訪鑒玄師侄》:“維摩青石講初休,緣訪親宗到普州。我有軍持憑弟子,岳陽溪里汲寒流?!薄堕L江集》中,賈島寫予僧人的作品有60余首。有名有號的49人,其他迎來送往的行腳僧則更多?!端蜕芬矊懹谄罩萑温毱陂g:“此生披衲過,在世得身閑。日午游都市,天寒往華山。言歸文字外,意出有無間。仙掌云邊樹,巢禽時出關?!睍辏?41年),高僧宗密禪師卒,賈島悲痛中寫下《哭宗密禪師》:“鳥道雪岑巔,師亡誰去禪。幾塵增滅后,樹色改生前。層塔當松吹,殘蹤傍野泉。唯嗟聽經虎,時到壞庵邊?!边@位被唐文宗賜紫方袍、敕號大德的高僧是賈島在終南山為僧時的師父。

普州城南街有過街樓,又稱杜工部讀書樓,唐朝時稱南樓。政務之余,賈島常去南樓講學、讀書、作詩,也常在公事之余種藥、看山、下棋。他在《寄武功姚主簿》一詩中描寫了這段生活:“居枕江沱北,情懸渭曲西。數宵曾夢見,幾處得書批。驛路穿荒坂,公田帶淤泥。靜棋功奧妙,閑作韻清凄。鋤草留叢藥,尋山上石梯??突睾铀疂q,風起夕陽低?!?/p>

詩人年歲愈大,生活仍然貧困,情緒亦多消沉。其《詠懷》詩云:“縱把書看未省勤,一生生計只長貧??赡茉谑罒o成事,不覺離家作老人。中岳深林秋獨往,南原多草夜無鄰。經年抱疾誰來問,野鳥相過啄木頻?!弊匝浴敖浤瓯Ъ病?,預感到自己將不久于人世。

會昌三年(843年),朝廷提拔賈島為普州司戶參軍,正八品。當任命狀傳到普州時,賈島已經去世數月,終年64歲。至死身無分文,只有一把古琴、一頭病驢而已。次年,其妻將賈島葬于普州城南三里外的安泉山。

遠離塵世紛爭,遠離虛華舊夢,遠離貧病屈辱,遠離貴賤尊卑,親近山水,親近心靈,回歸自然,回歸自我,賈島在蜀地度過了自己一生中最寧靜的歲月。這段“無官受黜”的責授遠行,對于賈島而言,可能是對其身心最好的安置,對其靈魂最后的救贖。賈島一生命運艱辛,困頓蹭蹬,然而對中華文學而言,有此苦吟詩人卻是一大幸事。(文 | 圖 許永強)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福彩3d2019.074期图 长沙麻将留牌技巧 时时彩平台违法 江西省十一选五前三组预测 福彩36选7走势图 快3官方网站app 湖南闲来麻将官网ios 安徽快三下载app官网 平肖规律 981棋牌怎么样 2012雷霆vs马刺6月5日 现场直播山西十一选五 牛的生肖号码是多少 体育彩票飞鱼走势图 东北东北四人单机麻将 南昌扑克麻将牌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