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廣記》第9期
地理 | 載魂之舟 蒲江船棺
發布日期:2020-12-08 10:29:40 來源:成都市政協

蒲江出土的巴蜀印章,上面的符號可能是古蜀人的族徽或文字。

戰國年間,一種叫船棺的葬俗在四川盆地很是流行,所謂船棺,是將死者置于船形棺木中,希冀他們的靈魂能隨著河流到達彼岸。2016年9月,一處規模龐大的船棺遺址在成都市蒲江縣被發現。誰是它們的主人?這些載著魂靈的船兒又將駛向何方?

一葉扁舟,抵達靈魂的彼岸

在蒲江人看來,鹽井溝是個神奇的地方,幾十年來,這里發掘過無數的古墓,也留下了許多神秘的傳說。2016年9月,一處由60座船棺組成的墓葬群又在鹽井溝被發現。我來到鹽井溝時,一塊足球場大小的場地已被揭開,地上排列著20余座古墓,大多呈東北—西南走向,不遠處劃出一個個狹長的長方形,那是尚未發掘的區域。

墓地中部,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與蒲江縣文管所正對M16號墓進行清理,工人在棺蓋綁上麻繩,六個漢子一起用力,才將長約7米的棺蓋抬出墓穴。棺蓋之下,厚厚的淤泥中,一把柳葉劍露出了半截,棺身中部一大把箭鏃,依舊閃著寒光,仿佛剛從器械庫拿出來一般。這座古墓還出土了弩機、銅鉞、銅矛等兵器,如同一座史前兵器庫,墓主的尸骨早已蕩然無存,看得出來,他曾經是位剽悍的武士。

鄰近的M28號墓就沒有那么劍拔弩張了。棺室中,一件“V”形銅璜半掩在淤泥中,表面的斜線紋隱約可見,璜是商周時期王公貴族的配飾,銅璜則是西南少數部族模仿玉璜制成的;另一件圓形銅鈴中塞滿了泥土,四川戰國時代的銅鈴常用作杖首,下接木杖,可能是巫師或者部落首領的權杖。木棺角落散落著七八個圜底陶罐,棺蓋早年坍塌,陶罐已四分五裂,淤泥填塞其中,使得陶罐看起來尚保持了昔日的形態。

更多墓葬已經完成了清理,一具具龐大的木棺暴露在長方形墓坑中,由于在地下埋藏了千年之久,早就碳化為珍貴的烏木。木棺無一例外,均由整根楠木雕鑿而成,其做法是將楠木截頭去尾,只留取中間一截。將木料去掉三分之一,刮掉樹皮后用作棺蓋,再將剩余部分中間挖空,形如船艙,最后將一頭鑿出弧度,有如船頭。這樣的墓葬,考古學上形象地稱為船棺。

一塊船棺蓋,需要一個壯勞力才能抬動。

俗話說,“北人騎馬,南人乘船”,北方平原縱橫,適合馬匹奔馳;南方河道密布,有利舟楫航行。以船棺下葬,自然是南方濱水而居部族的習俗。中國古代船棺可分為巖葬與土葬兩種類型,巖葬流行于福建、江西山間,福建武夷山九曲溪沿溪巖洞中分布著幾十具船棺,可能是古越人的葬俗。土葬船棺目前僅見于四川,說是土葬,其實往往也在河邊下葬。墓地北部條形地帶呈灰白色,與周圍泥土顏色迥異,這是古河道的痕跡,船棺過去是葬在水邊的。一場洶涌的洪水使得古河流改道,淹沒河岸,船棺也就永遠被封存在地下。

鹽井溝一件青銅矛上,有線刻的“成都”二字,這也是首次在成都戰國遺址中發現“成都”字樣。這件珍貴的成都矛,似乎也驗證了《華陽國志》的記載,開明九世(一說開明五世)夢見城郭在移動,遂把都城遷到成都,也把宗廟遷了過來,并仿照周人遷都“一年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的說法,取名成都。從那以后,這個名字就深深烙在了這片土地上,直到今天依舊沒有更改過。

蒲江鹽井溝出土銅矛場景,令人驚奇的是,長達1.8米的矛桿尚保存完好。

鹽井溝有60座船棺,是少見的大型船棺群,墓葬呈航向密集排列,大多為戰國晚期。

全國之最,第十次在蒲江發現船棺

自1954年6月在廣元市昭化鎮寶輪院發現船棺以來,船棺就跟四川結下了不解之緣,先后在成都市區、新都區、郫都區、滎經縣、大邑縣、綿竹縣、什邡市有所發現。有意思的是,船棺在其他地區只是零星出土,在蒲江縣卻如家常便飯,算上這次,已經是第十次了,這也使得蒲江成為四川乃至中國船棺最為集中的地方。

船棺第一次在蒲江出現要追溯到1975年,鶴山鎮飛龍村10組有農民種地時挖出船棺殘片,并發現一把柳葉劍。1982年8月,同樣在飛龍村,村民又發現兩座船棺,其中2號墓為合葬墓,一具長7.06米,另一具長7.18米,墓中出土了銅鉞、銅鑿、巴蜀印章等青銅器。

商業街船棺遺址出土漆器

2006年12月,在蒲江鹽井溝附近,工人施工時曾發現3具船棺,出土了銅壺、銅敦、銅鍪、銅矛、銅刀、銅削、銅戈、銅盆、銅胄、銅鈴、銅璜等數十件青銅器,以及木篦、木梳、木案、木柄、竹編筐、竹編笆、圓漆盒等生活用具,還有塊谷紋玉璧,帶有楚國玉器特點。墓中還隨葬一支木槳,長2.8米,通體髹黑漆,以紅漆彩繪卷云紋,也許在墓主看來,帶有漆槳的船棺更能駛向靈魂的彼岸。

就在2016年8月,鶴山鎮蒲硯村又發現5具船棺,船棺已破損不堪,但仍出土了銅鉞、銅斤,以及蜻蜓眼、琉璃裝飾品。大約公元前十世紀,蜻蜓眼出現在地中海沿岸,這種工藝品在琉璃上鑲同心圓,如同蜻蜓的復眼,因而得名。春秋戰國時期,蜻蜓眼由商賈帶入中國,深受王公貴族喜愛。曾侯乙就是蜻蜓眼的狂熱愛好者,他死后帶入173只蜻蜓眼隨葬,這些蜻蜓眼被認為是古埃及或地中海地區的舶來品。

不過,此前船棺在蒲江都是零星被發現,最多也不過5座,而2016年那次船棺群的數目與規模都堪稱蒲江之最。鹽井溝船棺的年代,被定為戰國晚期,隨著考古發掘的進行,墓主的族屬與命運亦漸漸水落石出。

來自荊楚,逃亡部落的宮廷政變

船棺底部與棺蓋涂抹了一層厚厚的白膏泥。白膏泥是古時的黏土,由于黏性大、密封性好,有很強的防腐作用,常常被長江流域的楚人用來保護墓葬??脊艑W上,白膏泥的發現通常被認為與楚文化有關。

這并非偶然,楚文化的痕跡在四川歷次船棺發掘中屢有發現,又以1980年發掘的新都馬家大墓最為典型,大墓為木槨墓,槨室之中有具船棺,槨室由三十四根長楠木與十二根短楠木疊砌而成,這是楚墓的常見做法,墓中的銅敦是典型楚國青銅器,一件銅鼎器蓋上刻有“邵之食鼎”四字銘文,邵(同昭)與景、屈同為楚國大姓。

頻頻出現的楚文化痕跡,令人想起史書中關于蜀王鱉靈的記載?!妒裢醣炯o》記載,古蜀歷史上有蠶叢、柏灌、魚鳧、杜宇、鱉靈五位先王,鱉靈本是荊楚之人,舉族遷徙入蜀,稱叢帝,創立開明王朝。

雖然史書記載,因鱉靈治水有功,杜宇卻德行有虧,因而杜宇將蜀王之位禪讓給了鱉靈,但今天的史學家們卻大多認為,禪讓更像是一種溢美之詞。真實的鱉靈通過一場宮廷政變奪得了王位,歷史上的楚人常有弒君奪權之舉,不知道這只是巧合,還是荊楚之人流淌著反叛血液使然——鱉靈是荊楚一帶的部落,自然會打上楚文化的烙印,這個逃亡的部落即便兩手空空,他們掌握的制作工藝、他們的審美觀念、宗教信仰乃至故土情結,必定會在文物中有相似的體現。

春秋時期,船棺在四川還只是零星分布,規模不大,墓中隨葬品也很簡陋;戰國年間,船棺已幾乎遍布四川盆地。鱉靈奪得王位后,將子孫分封到各地為王,公元前316年聯合巴人造反的苴侯,就分封在廣元一帶。船棺的分布范圍,或許就對應著開明王朝的疆域。

既然船棺與開明王朝有關,為何獨獨在蒲江縣境內發現了如此多的船棺呢?答案可能是食鹽。蒲江地處茶馬古道要沖,自古盛產井鹽,漢宣帝地節三年(公元前67年)開蒲江鹽井二十所,設置鹽官,宋代還曾設立鹽井監,管理鹽政,境內現存金釜、茅池、獨孤等鹽井二十多處。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蒲江十次發現船棺,都集中分布在鶴山鎮與白云鄉,且從地形看都在鹽井溝中,從地名就不難看出,這是一個與鹽有關的地方。也許,蒲江曾是古蜀國重要產鹽區,開明王朝分封王侯駐守在此,以保證食鹽源源不斷運送出去,自古以來,食鹽便是重要的戰略物資,也是歷代王朝最感興趣的資源。

亦武亦文,柳葉劍與巴蜀印章

古蜀國武風興盛,鹽井溝出土文物以兵器為主,幾乎一半船棺中都有發現,如果排除女子之墓,恐怕當時男子都要配備兵器。兵器種類繁多,有劍、矛、戈、鉞、刀、箭鏃、弩機,又以柳葉劍最為獨特,此劍不鑄劍首,莖部有穿孔,夾裝木條固定,再纏以麻繩,M32號墓柳葉劍劍柄上的麻繩尚清晰可見;M39號墓主,死后帶了三把柳葉劍長眠。

柳葉劍劍身下部鑄有手心紋、鳥紋、虎紋、蟬紋圖案,劍身鑄刻黑色或銀色紋飾,形如虎斑,故得名“虎斑紋”。檢測顯示,“虎斑紋”成分為含錫的銅合金,推測采用了熱鍍錫工藝。經過這道工藝,柳葉劍更具韌性,極耐腐蝕,許多柳葉劍出土時依舊光亮如新、鋒利無比,春秋戰國時期越劍、楚劍均為天下名劍,誰能想到,古蜀人也是鑄劍好手。

與中原式銅劍不同,柳葉劍短小靈活,形如柳葉,注重近身的刺殺,是短兵相接時絕佳武器。柳葉劍曾被認為是三峽一帶的巴人所創,而成都市考古研究所江章華副所長提出,柳葉劍源于成都平原,商代晚期即已出現,直到秦漢時期才逐漸消失,有清晰的考古學序列,巴人使用柳葉劍的時間要晚得多。

蜀人并非只是些赳赳武夫,他們甚至可能擁有獨立的文字體系。鹽井溝許多船棺都出土了青銅印章,單M2號墓就有兩枚,都如一元硬幣大小,一枚左邊是漢字的“王”字,右邊是兩顆心臟與火焰圖案;另一枚左右各有漢字“十”“王”,中間夾著火焰與樹形圖案,下方是一把銅削。1998年,蒲江縣還出土過一枚珍貴的魚形印章,張開的魚嘴、肥碩的魚身、燕尾式的尾鰭上翹,印面有十字界格,將圖語分成四部分:一條正在吐絲的蠶與一條魚,漢字的“王”與火焰紋,一座山與三蒂紋,一只倒立的鐸。

印章通常被認為是蜀人的族徽或官印,稱為巴蜀印章,印章上的文字、紋飾叫巴蜀圖語。四川省文史館研究員馮廣宏先生數十年來研究巴蜀圖語,他認為既然漢字“十”“王”與圖語一同出現在印章上,說明蜀人有文字,只是較為原始,停留在象形階段而已?!墩f文解字》的“氏”字,許慎解釋說,蜀人用“氏”字形容山中石頭已裂開但還沒未墜落的狀態,“氏”字既然被漢字借用,想來蜀地是有文字的。

算上這次,巴蜀印章上的圖語已逾200個,或許,越來越多巴蜀圖語的發現,會像甲骨文一樣積少成多,建立起獨立的文字體系,從而得到破譯。開明王朝的更多秘密,就藏在這些小小的印章之中。

船棺之王,走進開明王朝的宗廟

四川各地雖有船棺出土,規模最大的,當屬成都商業街船棺。2000年7月29日,成都商業街四川省委大院機關食堂工地,工人在地下挖出幾段巨大的烏木,一些色澤亮麗的漆器隱約可見??脊殴ぷ髡呗動嵹s到現場,意識到這是一處船棺合葬群,墓中有船棺9具,10米以上的4具,最長的一具18.8米,直徑1.7米,由整根楠木雕鑿而成,不僅國內船棺無可比肩,在世界范圍內都找不到如此巨大的船棺。制造這些船棺的楠木,其樹齡至少在500年以上。

如果說船棺是開明王朝族人之墓,商業街船棺墓主的身份顯然更為尊貴。奇怪的是,棺中尸骨壓在漆器、陶器下面,散成一堆。凌亂的尸骨透露了一些信息:他們很早以前便辭世了,原本已經下葬,后來才挪到成都。這個推測,令我想起晉代常璩在《華陽國志》中的一段記載:開明九世(一說開明五世)夢見城郭在移動,遂把都城遷到成都,也把宗廟遷了過來。

商業街船棺曾經被盜,青銅器幾乎蕩然無存,殘留的漆器卻依舊透露著皇家之氣,春秋戰國時期的漆器極為珍貴,只有王族才能享用。漆器有幾案、床、梳子、瑟、虎頭、編鐘、基座等等,間繪瑰麗奇異的龍紋、鳥紋、卷云紋,色彩艷麗,紋飾斑斕,由此可以管窺開明王朝漆匠精湛的手藝。

墓坑周圍的泥土基槽和木制基柱,圍住了一塊長38.5米、寬20.5米的面積,說明曾經有過規模宏大的建筑,或許就是開明九世遷到成都的宗廟。中國古代的宮殿,前為“朝”,是君王處理朝政、會見文武百官之地;后為“寢”,是君王生活、起居之所。君王死后,陵寢模仿生前的“朝”“寢”布局,稱為“廟”“寢”,上方是宗廟,下方則是靈魂長眠之所,這便是《詩經·小雅》中的“廟寢奕奕,君子作之”。商業街船棺的格局與古文獻中的廟寢制度非常相似,前有廟,后有寢,這是中國發現最早的一處廟寢遺址,也將廟寢制度的時間提前到戰國早期,有力地說明了開明王朝的宗教禮儀制度已達到了相當高度。

若干年后,秦國伐蜀。歷經商鞅變法和血火考驗的秦國虎狼之師一路所向披靡,末代開明王兵敗被殺,蜀王子安陽王率領三萬蜀人遠遷交趾(今越南北部),建立甌雒國,越南船棺顯示出與四川的強烈聯系,或許便與此次遷徙有關。

鹽井溝M1號、M2號、M26號、M49號墓都出土了秦半兩,這幾枚薄薄的錢幣背后,卻滿是國破的離愁與苦楚。秦人入蜀后,開明王朝王公貴族或不屈而死,或屈辱投誠,蒲江的開明族人或許無奈選擇了后者。他們小心翼翼地與秦人的虎狼之師相處,慢慢熟悉了秦國的半兩,死后卻依舊用船棺安葬,恪守著祖先的傳統與部落的信仰。

大約在秦代,成都城里的宗廟轟然倒塌,一些船棺甚至被盜墓賊鋸斷,拖出了墓地,成群結隊的耗子在夜晚傾巢出動,在神案上分享著奉獻給祖先的禮物。再后來,一個個生硬的郡縣取代了昔日的故國,一批批陌生的移民帶來了中原之風,蜀人以宗族關系為紐帶的社會支離破碎,最終融入中原文化大潮之中。古老的船棺與王國的記憶被一同遺忘,直到二千多年后才被發現,那些載魂之舟,也再次從歷史深處緩緩駛來。(文 劉玲 | 圖 劉乾坤 向文軍 小葉)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莱特币官方网站下载 7m足球比分 新时时彩模拟器 丰都县百家乐 七星彩走势图综 江苏11选5前三 莱特币矿机a4280m销售 138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双色球红球杀号大全 四川金7乐玩法奖金 工商管理硕士学费 bbin电子游戏贴吧 赌场21点玩法_点击登陆 后三组六单式万能码014 上海时时乐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玩法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