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廣記》第9期
街巷 | 永遠年輕的青年路
發布日期:2020-12-08 10:24:34 來源:成都市政協

青年路從建成起就表現出一種區別于傳統的蓬勃活力

九龍巷變青年路

成都是座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古城,其老城區的多數街道也和全國其他文化名城的街道一樣,有歷史,有典故,有傳說。但青年路這個名字無論如何聽起來都很現代,緣何來的歷史感呢?其實青年路在八十年前還叫九龍巷,青年路中間交叉處還有一條橫九龍巷,保留著當年的舊稱,而青年路上最大的商廈以“九龍”命名,也正是為了留下一點歷史的記憶。

關于九龍的來歷,故事很多,時間上可抵東漢的王莽,下至晚清的慈禧,其中有附會的歷史傳說,也有編撰的神話故事。不過最可靠的還是來自現實的依據,據《成都城坊古跡考》的說法是:清光緒初年,城中有九條排水溝在這里匯流,遂美其名曰九龍巷。

原來如此!這才是成都人的幽默!九條陰溝匯集的街巷,非但不叫臭水巷或是污水街,反倒用了最富中國文化特色的“龍”來命名,似乎預示了九龍巷日后一定會發達的前景。

九龍巷全長不足300米,委實是一條小街小巷,但位置優越,街跨青年里、橫九龍、交通巷三條小街,西連順城街、鹽市口,可以向西往南去北;東至暑襪中街、南新街口,亦是四通八達,與城中最熱鬧的地方緊密相連,東去不過200米便是春熙路,北往是總府街,南來卻是東大街、青石橋。如此要緊的地理位置注定了九龍巷即使是沒有龍也會生成龍了。

可是九龍命運多舛,在被清同治時期重修的《成都縣志》(1873年)正式記載的66年后,一場滅頂的災難從天而降。1939年6月11日下午,日寇的27架飛機對中國大后方的成都市區進行了第一次大轟炸,鹽市口、西順城街一帶頓成火海,九龍巷自然也在劫難逃。據當年報載,燃燒的大火至午夜不熄,遠在數十里之外的周邊縣城都可望見省城的火光。堅守在殘破的九龍巷以及附近為生的人們,噩夢尚未醒來,一場更大的災難再次襲來,1941年7月27日,108架日機又一次以鹽市口為中心,對成都市區進行了更野蠻兇惡的扇形大轟炸,九龍巷這回被徹底蕩平了。

城區被炸毀不久,人們就開始重修街區。1942年,一條新的九龍巷街道建成了。時值國民政府正在組建赴印緬對日作戰的中國遠征軍,號召廣大青年學生從軍入伍,即當年口號所稱的“一寸河山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兵”。同仇敵愾的無數大后方青年學子因此上了前線,為了紀念這些優秀青年子弟保家衛國、慷慨赴難的英雄壯舉,成都父老決定把新建的九龍巷更名為青年路,旨在讓后人永遠記住成都這段悲壯而光榮的歷史。

青年路上的神話

從九龍巷到青年路,名字變遷中隱含的是一段歷史的傷痛,卻也預示著成都城從古代向現代的邁進。青年畢竟是一個充滿朝氣的名詞,青年路從它建成的那天起,表現出的便是一種區別于傳統的蓬勃活力。

九龍巷曾以經營絲綢及其裝飾品聞名,至民國后便逐步走向了衰落,而青年路則從一開始就是一個現代商貿中心?;蛟S是背靠安樂寺(即老紅旗商場的前身,抗戰勝利前后是成都金融投機中心和外國商品集散地)之故,當年的美國軍用品以及各種洋廣百貨都在這里買得到。不過,對于讀書人來說,倒是這里的新舊書鋪給他們留下了美好的記憶。本土的讀書人自然流連青年路,戰時流寓來蓉的文化人也都不忘去逛青年路書鋪的,譬如張恨水、老舍、何滿子等作家都回憶過他們在成都舊書鋪淘書的情景。

青年路真正沸騰起來還是在改革開放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青年路最早被規劃為成都市的個體百貨攤區,這里也就匯集了成都最早出現的一批個體戶。據有關部門資料顯示,個體攤位發展最多時達到了500多個,年成交金額在3000萬元以上。在青年路的帶動下,相鄰的暑襪中街、交通巷等街巷都熱鬧起來了。青年路發展成了全國知名的個體商業一條街。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青年路真可謂商機無限,只要手腳稍微勤快點,腦子好用點,很快就能在這里找到生意興隆的感覺。

一位朋友給我擺了個龍門陣:說某人來到成都,沒有工作,感覺難受,整天無所事事,一日閑逛人民商場,用父母給的8元零花錢買了一雙剛上柜的皮鞋,沒想到穿出去后,好些人問他在哪里買的,這位老兄便多了個心眼,立即找朋友借了20多塊錢,當天下午又去人民商場買了三雙皮鞋,轉身走到街對面的青年路,便以翻倍的價格賣了出去,前后費時不到一小時,就賺到了一個二級青工半個多月的工資。嘗到了甜頭,這位老兄從此便當起了“倒爺”,轉手買賣越做越活,漸漸在青年路上扎根并發了財。這個8元起家的故事,許多人都聽過,只是版本不同,但絕不是神話,而是青年路上不少個體商人真實的創業故事。

如果說8元起家的故事是個略帶虛構的傳奇,那么青年路上的楊百萬卻是響當當的名頭,在當年的成都可謂家喻戶曉。從廣漢來此經商的楊義安,專營蚊帳,且式樣新、做工精,很受消費者的青睞,他的蚊帳從省內一直賣到省外。有了口碑,也就財源滾滾,楊義安不僅成了遠近聞名的“楊百萬”,而且其經銷的蚊帳也成了青年路上最知名的品牌。1988年我結婚時,我與妻子竟不約而同地想到要去買楊百萬的蚊帳。那時的楊百萬早已不設露天攤位了,而是開起了門市,據說還是青年路個體戶中最早注冊的私營企業。

楊百萬的蚊帳的確讓我們選得眼花繚亂。妻子之所以選楊百萬蚊帳,是因為楊百萬的名聲如雷貫耳;我選楊百萬蚊帳,則除了它的知名外,還想一解心中的疑惑。小時候上學,聽說劉文彩的蚊帳收攏起來,火柴匣都能裝下,我始終不信,但總還是想看看最好的蚊帳收攏起來究竟有多大一團??戳藯畎偃f的各種蚊帳,我心中釋然了,以劉文彩生活的年代,他的蚊帳再高級,大概也不會比楊百萬的高級到哪里去!火柴匣裝蚊帳才純粹是個訛傳的神話!

地攤上的“洋菩薩”

青年路的書鋪曾吸引過文化人,但百貨攤區形成后,賣書的都去了春熙路。只記得在靠近交通巷的岔路口有過一家短暫的舊書攤,我在此買過朱光潛和宗白華的美學隨筆。不過到晚上賣服裝的收攤后,景象就變了,除了賣舊衣服的,各種各樣的商品都擺了出來,其中賣舊書刊的,賣書畫作品的,賣各種藝術飾品的,隨處可見。有些書畫作品,其實不乏有功底的佳作,因為賣主多是對藝術有一定鑒賞力的書畫小販,甚至個別人本身就是尚未出名的藝術家。

我在這里買過一個條幅,書寫的是屈原的名句:“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睍ú诲e,大概也是藝術家當年的心境表達。我卻沒在意,放在抽屜亂紙堆下竟搞忘了。多年后,去看個書畫展,忽然覺得某知名書法家的作品似曾相識,翻出早先在青年路買的那條幅一看,果然就是某君的大作!只可惜在抽屜中浸滿了墨汁、水漬和蟑螂痕跡。我簡直懊悔自己有眼不識金鑲玉。

相反,我在青年路地攤上買的維納斯石膏像卻保存了好長時間。那是花了5元錢買的,拿回家如珍寶似地刷了層清漆,擺放在書柜上。我簡直覺得那是屋中的一道風景。誰知,我老祖祖很不以為然,她看了一眼那石膏像,問我:“啥子東西哦,還擺到書柜上!”我耐心地對她講,這叫維納斯,是藝術品,如何如何美。老人家不識字,越聽越糊涂,繼而反駁我說:“還漂亮嘞,手桿都斷了,衣服也沒穿好,圍個襟襟片片,褲子不像褲子,裙子不像裙子,像個啥樣子嘛?”

我懶得再解釋了,很不耐煩地說:“這是藝術女神,你懂不起!”

沒想到,老人聽到“神”字,眼睛就亮了,忙問:“啥子呢,是神???啥子神呢?觀音菩薩?”我忍住笑,哄騙她說:“對!就是觀音菩薩,是密斯脫兒的觀音菩薩?!泵芩姑搩菏浅啥忌夏昙o的老人對外國人的統稱。

老人聽說是洋觀音,口中忙不停地念叨“阿彌陀佛”,于是乎肅然起敬,從此倍加小心,生怕擦灰時打破了。最后,竟是我自己不小心將其摔碎了。老人家比我還急,要我再去請一尊洋菩薩。

我也覺得書柜少了一道風景,于是好幾次晚上去逛了青年路。然而,我再也沒看到有人擺攤賣維納斯像。(文 張義奇 | 圖 崔兵)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合肥麻将真人手机版 河内五分彩是越南官网的吗 广东11选530倍积分 山西快乐十分彩票开奖 pt电子藏分 沙尔克04分析德国杯 足彩胜负彩开奖最快 新疆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比特币收益估算 古怪猴子中奖图片 重庆时时彩万能码 大乐透开奖日期 pk10大小单双个人经验 股票怎么玩 新世界棋牌在线 济南麻将机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