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廣記》第8期
天府 | 成都西安路發現中國最早的道教諸神
發布日期:2020-09-24 15:35:58 來源:成都市政協

成都青城山是道教重要的發祥地

巴蜀文化一衣帶水,相依相存。成都鶴鳴山是道教發源地,西安路出土了中國唯一的南朝道像;重慶大足南山、石門山,道教石窟達到鼎盛,形成獨具特色的中國審美。巴蜀文化圈中的綿陽西山觀、安岳玄妙觀,共同組成了中國道教石窟的脈絡。魯迅先生曾說,中國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今天,當我們走進深山,去尋訪那些古老的道教龕窟,便不啻于對中國歷史與傳統的回眸,這也是巴蜀地區之于中國文化的獨特貢獻。

成都西安路出土的南朝天尊像,是迄今中國唯一的南朝道像,彌足珍貴。

一直以來,北魏王朝以崇尚佛教著稱,殊不知這個馬背上的王朝與道教也有諸多淵源。相對而言,道教在南朝要平淡得多,1995年,成都西安路一件南朝道龕的出土,揭開了塵封的南朝道教史。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這首詩描繪了一個鶯歌燕舞、桃紅柳綠、廟宇樓閣氤氳在朦朧煙雨之中的江南,也道出了一個佛教空前興盛、寺廟林立的江南。南朝歷宋、齊、梁、陳四朝,宋文帝、宋孝武帝、宋明帝,齊高帝、齊武帝,梁武帝、簡文帝,陳后主無不大興寺廟、供養佛像,又以梁武帝最甚,竟放下皇帝不當,舍身到寺廟中當了雜役,群臣花了一億萬錢才把他贖回來。

南朝寺廟林立、佛像眾多,卻在無休止的王朝更迭與歲月滄桑中煙消云散,當時道觀中的道像可能也不少,同樣也未能留存下來。南朝究竟有沒有道教造像留存?1995 年5 月,謎團在成都得到解答。在西安路一次拓寬工程中,工人發現一個石刻窖藏。此前,成都萬佛寺、商業街、寬窄巷子已屢有石刻窖藏出土,包括阿育王像、釋迦牟尼佛、無量壽佛、觀音、天王、力士、伎樂等,其上有梁普通四年、梁普通六年、梁大通五年、梁大同三年、梁中大通元年、中大通三年題記,被視為中國南朝佛教造像的代表作。

西安路窖藏共出土十件石造像,其中五件刻有銘文,即齊永明八年(490年)釋法海造彌勒成佛像、天監三年(504年)釋法海造無量壽佛、中大通二年(530年)晃藏造釋迦像、大同十一年(545年)張元造釋迦多寶像、太清五年(551年)柱僧逸造阿育王像,顯然又是一處南朝窖藏。這次,坑中一個背屏式小龕引起了考古人員的注意。龕高約60厘米,主尊頭頂挽髻,戴蓮花冠,身著褒衣博帶式袍服,寬袍廣袖,雙領下垂,胸前有獸足憑幾,左手持塵尾柄,右手輕握塵尾,拇指在塵尾后。臺座四角分別雕有侍者與童子,侍者頭頂挽髻,身著交領寬袖長袍,雙手持笏于腹前;童子頭上挽有雙髻,右手捧一黑色罐于胸前,左手置罐上——這是首次發現的南朝道教造像,后被命名為一天尊二真人二童子像。

仁壽壇神巖,這個荒草萋萋的院落代表了中國唐代道教石窟的最高成就。

2016年7月,成都博物館開館,時隔二十余年后,這個道教小龕進入展廳與游客見面?;璋档臒艄庀?,天尊笑意盈盈,真人虔誠恭敬,童子活潑頑皮,而歷史也似乎輪回到那個煙雨朦朧的江南。梁武帝早年崇信道教,《隋書》記載:“武帝弱年好事,先受道法,及即位,猶自上章。朝士受道者眾,三吳及邊海之季,信之逾甚。陳武世居吳興,故亦奉焉?!睂Φ澜滩⒉慌懦?,當名道陶弘景煉丹苦無丹藥之時,他還體貼地派人送去黃金、朱砂、曾青、雄黃。梁武帝之后的幾代皇帝,如簡文帝、梁元帝,對道教的態度也是不溫不火,簡文帝蕭綱曾寫過《老子私記》,梁元帝蕭繹還曾在龍光殿中宣講《老子》。不過,相比佛教,南朝道教的歷史終究要平淡許多。

南朝名道陶弘景,或許是平靜的水面下少有的波瀾。陶弘景生于劉宋孝建三年(456年),早年也曾在朝廷中任職,卻僅擔任侍讀一類的小官,后索性到句容山中修道,名氣倒大了起來,成了朝野尊崇的著名道士,時有“山中宰相”之美譽。陶弘景名氣之盛,南朝名流江淹、沈樂、蕭子云、任昉、范云等,都拜在他門下,王公貴族想入其門下而不得者,竟有數百人之多。

陶弘景生活的南朝,道教神靈包羅萬象,天神、地祇、人鬼、仙真魚龍混雜,相互之間又不統屬,雜亂無章,不利于道教傳播。陶弘景目睹此情形,撰寫《真靈位業圖》,梳理紛繁的道教神系,將當時流傳的道教諸神分七個神階,每個神階有一主神,分別為玉清元始天尊、玉晨玄皇大道君、太極金闕帝君、太清太上老君、九宮尚書張奉、右禁郎定錄真君中茅君、豐都北陰大帝,主神之外又分設左位、右位若干席位,安排諸神?!墩骒`位業圖》奉元始天尊為最高神靈,太上老君則降到了第四級。

歲月流逝,王朝更迭,南北朝最終成為歷史。南北朝佛教遺跡在中國存世頗多,敦煌莫高窟、云岡石窟、天龍山石窟、炳靈寺石窟、麥積山石窟、南京棲霞山、浙江新昌寶相寺等,都留存著為數眾多的造像與壁畫。相比而下,南北朝道教造像資料發現較少,而陜西藥王山碑林與四川西安路窖藏,則一北一南,令南北朝道教史逐漸鮮活起來,也填補南北朝道教造像的空白——那個金戈鐵馬的時代,曾經被認為梵音繚繞,現在看來,它還道風隱隱。(文 葉子祥 | 攝影 甘霖、王炘、葉子祥 | 繪圖 金磊磊)

道教文化作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潛移默化影響著成都人的生活方式。余茂智 攝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金马论坛平特三连肖 申城棋牌手机版下载安卓版 哈灵浙江麻将哪里下 精选24码期期准全年无错 安徽十一选五杀号 福建体彩22选5开奖公告 赛车pk10 排列三字谜汇总 贵阳捉鸡麻将冲锋鸡 燕赵风采排列7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彩票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 舟山飞鱼走势图 欢乐麻将好友房必赢 武汉晃晃麻将怎么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