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廣記》第8期
天府 | 綿陽西山觀循古道而來的道風
發布日期:2020-09-24 15:26:55 來源:成都市政協

四川省綿陽市西山觀、龍門埡、圣水寺,是中國少見的隋代道教石窟群,諸如“大業六年”“大業十年”等題記,將時間之針準確定格在隋代。隋朝國祚雖短,兩代皇帝卻與道教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甚至連隋文帝的開國年號“開皇”都取自道教。

1914,色伽蘭發現西山觀

民國三年(1914年),一支由法國人色伽蘭率領的探險隊從京師啟程,開始了為期8個月的中國西部考察。色伽蘭生于法國西部海濱小城布雷斯特,是著名的漢學家。1909年,他第一次來到中國,在京師的舊書店買到一本線裝《道德經》,帶著這本中國文化的神秘讀本,穿行在中國的古城、園林、村落、陵墓中。

1914年初夏,色伽蘭沿著金牛古道來到綿陽,這個寧靜的小城曾是蜀道要塞,留存了漢闕、蔣琬墓等歷代遺跡。色伽蘭來到城西的西山觀,當時寺觀傾頹,道士早已不知所蹤,他在后院巖壁上找到幾十龕石窟。此前,色伽蘭曾在洛陽龍門石窟停留,他認為眼前的西山觀同樣是佛教石窟,但體范奇異,前所未見。當時,沒人能回答他的問題,色伽蘭帶著滿腹疑問離開了中國。他或許不會想到,答案其實就隱藏在那本《道德經》中,那些令他不解的造像,其實就有《道德經》的作者老子——他搖身一變,成了道教尊神太上老君。

1923年,色伽蘭的《中國西部考古記》在法國出版,歐洲人為書中的古城、皇陵、大佛震驚,誰也沒注意那些來自西山觀的無名小龕,更沒想到它們與道教有關。時間來到上世紀80年代,四川省社科院石刻調查組的專家來到西山觀,發現巖壁上的造像大多是道教石窟,年代在隋末唐初。

整整一個世紀后,同樣是一個夏日,我循著色伽蘭的足跡來到西山觀。當年的道觀如今已改建為公園,石窟在園中玉女泉旁的石包上,山泉終日不停,汩汩流入池中。泉水清??煽?,尤適合沖泡茉莉花茶。許多老年人一大早就來公園,叫上一杯沁香的花茶,坐在回廊里擺龍門陣。他們一扭頭,便能看到石包上的元始天尊。

天尊,是道教神階最高的神仙,道教有元始天尊、靈寶天尊、道德天尊、長生保命天尊、太乙救苦天尊等等,又以元始天尊的地位最為尊貴?!斗馍裱萘x》第七十七回“老子一爇化三清”,截教通天教主擺下誅仙陣,殺氣騰騰,陰云慘慘,就在眾仙家一籌莫展之際,元始天尊從天而降,只身一人闖入誅仙陣,并與太上老君、準提道人、接引道人一起破了此陣。在《封神演義》中,元始天尊的道行被渲染到極致,也就成了國人熟悉的道教第一尊神。

奇怪的是,元始天尊雖位列道教眾仙之首,來歷卻有點不明不白,在中國古代神話與道教早期典籍中均無蹤可尋。道教創立初期供奉太上老君,以《道德經》五千文為經典。南北朝時,道人葛洪在《枕中書》中記載:“昔二儀未分,溟涬鴻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狀如雞子,混沌玄黃,已有盤古真人,天地之精,自號元始天王,游乎其中?!北P古是中國古代開天辟地的神話人物,元始天王或許是在盤古信仰影響之下出現的。葛洪的另一本《抱樸子》中,又出現了一個能調和陰陽、役使鬼神的元君。元始天王、元君,可能是元始天尊前身。

道教創立后一直以老子為尊,為何南北朝時虛構出這樣一位元始天尊呢?究其原因,老子歷史上實有其人,且當過周朝的守藏史,史書也明確記載了他的生平,無論道教徒如何苦口婆心地宣揚,老子都更像人而非神。南北朝時,道教徒另立門戶創造出元始天尊,把老子晾在了一邊,他們的努力倒沒有白費,隋代元始天尊的信仰已非常流行了。

開皇,取自道教的開國年號

中國不少道觀中皆有三清殿、三清閣,供奉元始天尊、太上道君與太上老君,比如山西永樂宮三清殿、江西龍虎山三清殿、云南西山三清閣、四川青羊宮無極殿等。元始天尊氣宇軒昂,身著華麗的道袍,左手虛拈,右手虛捧,象征太極。相比之下,隋代的元始天尊便顯得古拙了。西山觀編號第1到8號的8個小龕皆開鑿于隋代,第1龕殘高52厘米、寬35.5厘米,元始天尊頭挽高髻,身披道袍,結跏趺坐在一蓮臺上;蓮臺下有一須彌座,兩側伸出茂盛的蓮莖、卷草,密布整窟。

西山觀在綿陽西山公園內,許多畫家專程來此臨摹巖壁上的隋代龕窟。

其他幾龕大小、布局相差無幾,龕中造像同為元始天尊與二真人,這類題材也稱為“天尊說法圖”。歷經千年時光,加之臨近玉女泉,造像被青苔染成了翠綠色,天尊或頭顱漫漶不清,或身軀殘損不堪,只有那些蓮莖、卷草,似乎從石頭里面生長出來一般,從隋代一直盛開至今。

當年色伽蘭拍攝的玉女泉存照中,一則楷書題記清晰可見:“大業六年太歲庚午/十二月廿八日三洞/道士黃法日敦奉為存/亡二世敬造天尊像一龕供養”。大業是隋煬帝楊廣的年號,大業六年為610年。這則題記今已不存,西山觀原本有兩塊大石包,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石窟,其中一塊于1953年被敲碎炸毀,用來填充路基,那些造像也是身首異處,埋藏在黑暗的地下永無天日。

上世紀80年代,西山公園開挖路基,工人在地下挖出諸多殘破的造像,其中就有這則大業六年題記,以及黃法(日敦)為雙親開鑿的元始天尊龕。在綿陽市文物局的庫房中,我見到了這些重見天日的造像。謝天謝地,黃法(日敦)的天尊龕至今保存完好,天尊龕蓮臺下方雕刻一只獅子,它雙目圓睜,張著大口,憨態可掬。其他造像或身軀蕩然無存,或頭顱不翼而飛,不知何時才能破鏡重圓。

《金石苑》記載,西山觀還有則“大業十年”(614年)題記,可惜已不知所蹤。無獨有偶,重慶市潼南縣定明山巖壁上也有兩個隋代小龕,一龕開鑿于隋開皇十一年(591年),另一龕開鑿于隋大業六年(610年),龕中主尊也是元始天尊。

隋代國祚雖短,與道教的關系倒頗為密切。隋文帝楊堅定國號為“開皇”,“開皇”二字便取自道教?!端鍟そ浖尽酚涊d,元始天尊開劫度人,“然其開劫,非一度矣,故有延康、赤明、龍漢、開皇,是其年號”。隋文帝選擇“開皇”作為年號,看來意味深長——他開創的隋朝結束了南北朝長達數百年的分裂,讓歷史步入了新紀元,他也成了至高無上的元始天尊的代言人。

隋煬帝楊廣也頗好道教,他在宮中設惠日、法云二道場,通真、玉真二玄壇,仿照仙山瓊閣建了“西苑”。他役使民力開鑿大運河游江南,龐大的船隊中有樓船一百二十艘,帶著僧、尼、道士、女冠隨行,謂之“四道場”,并封為四品官。隋煬帝還幻想長生不死,《資治通鑒》曾記載過這樣一個荒唐故事:嵩山有個叫潘誕的道士自稱三百歲,隋煬帝封為三品官,下令修建嵩陽觀,配以童男童女各一百二十人,令他煉制金丹。潘誕說煉丹需要石膽、石髓,役使數千民工在嵩山里開鑿了數十處深達百尺的大洞。歷時六年,金丹依舊未煉成,隋煬帝怒問何故,這個潘誕居然喪心病狂地說:“無石膽、石髓,若得童男女膽髓各三斛六斗,可以代之?!彼鍩鄄胖芰嗣沈_,將他斬首。臨死之前,這個潘誕仍不悔悟:“此乃天子無福,值我兵解時至,我應生梵摩天?!贝耸码m然荒唐,卻說明隋煬帝確有崇道之舉。(文 金磊磊)

西山觀編號第1到8號的8個小龕皆開鑿于隋代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白城麻将下载安装 河南快三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38期 自建房间二人麻将 apk美女麻将单机版 全民欢乐捕鱼赢话费 时时彩app下载官方平台 贵州11选5玩法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 免费下载闲来麻将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贵州快3开结果今天 幸运赛车官方网 金沙棋牌炸金花app下载 河北微乐麻将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