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廣記》第8期
尋秘 | 益州紙品 冠絕天下
發布日期:2020-09-24 14:33:33 來源:成都市政協

造紙術發明于東漢,在晉代傳播到全國,但未見漢晉時紙產地的記載。直到唐代,才確知巴蜀是全國造紙業中心。李約瑟在《中國科學技術史》指出:“四川從唐代起就是造紙中心?!碧莆宕鷷r成都造紙業興盛,蜀紙享譽全國。宋代蜀紙臻于完善,精品紛呈。黃白麻紙是性能良好的書寫紙,箋紙美觀精致,不僅受蜀中文士喜愛,也被京師公卿青睞。楮紙在成都創制并大量生產,遂有蜀中雕版印刷的誕生。

川紙書寫經典文獻

巴蜀盛產蜀麻,自古通過長江水道與下游地區貿易。杜甫不止一次吟詠蜀麻:“蜀麻吳鹽自古通,萬斛之舟行如風”;“蜀麻久不來,吳鹽擁荊門?!笔衤橹饕糜谏a青布、葛布、筒布、貲布、彌牟布等各種麻布,每年進貢京師,遠銷南北。麻布生產過程中有大量不能紡織的亂麻,就用以造紙。宋代《箋紙譜》說:“以木膚(樹皮)、麻頭、敝布、漁網為紙,自東漢蔡倫始……今天下皆以木膚為紙,而蜀中乃盡用蔡倫法。箋紙有玉版,有貢余,有經屑,有表光。玉版、貢余雜以舊布、破履、亂麻為之,惟經屑、表光非亂麻不用?!?/p>

當時巴蜀以外地區只用樹皮造紙;而蜀紙的原料既有樹皮,又有麻類(敝布、漁網也是麻類)。蜀中箋紙(書寫紙)大致分兩類:玉版、貢余用料不太講究,各種舊布、破鞋、亂麻均可,可做一般箋紙;上等書寫紙經屑、表光只用亂麻,是標準的麻紙,質量上乘。蘇軾說:“川紙,取布頭、機余經不受緯者治作之,故名布頭箋,此紙冠天下?!彼未衤樯a相當發達,“產麻六郡”為今成都、邛崍、崇州、彭州、廣漢、都江堰市,每年生產大量麻布。紡織麻布時丟棄的布頭、機余,韌性好,吸墨性、耐腐蝕性比其他植物纖維優越,可造出最佳書寫用紙。

蘇易簡在《文房四譜》說:“蜀多以麻為紙”,這種紙被稱為益州麻紙。益州麻紙尺幅不同,顏色有黃白之分。白麻經過漂洗,潔凈素雅。黃麻加入了黃檗樹皮漿液,黃檗皮中含有多種生物堿,有防腐殺蟲作用。用黃麻紙書寫的經典文獻,可避免蠹蟲。唐代巴蜀黃白麻紙每年必須向朝廷進貢,作為官方用紙,書寫詔書、文書、典冊等。唐代宮廷藏書分經、史、子、集四部,故分修四庫,“凡四部庫書,兩京各一本,共一十二萬五千九百六十一卷,皆以益州麻紙寫?!?/p>

唐代在兩京“創集賢書院,學士通籍出入,既而太府月給蜀郡麻紙五千番?!睋豆{紙譜》所載,蜀紙厚重,“一夫之力僅能荷五百番”。宋大中祥符三年(849年),集賢書院共用麻紙11707張,每月蜀紙的耗用量約976張。除中央圖書庫外,凡“赦書、德音、立后、建儲、大誅討,免三公、宰相,命將,曰制,并用白麻紙……凡慰軍旅,用黃麻紙”。

《天工開物》中,造紙的蒸煮程序。

蜀中彩箋 燦若云霞

唐宋時,成都造紙業興盛。府城之南,百花潭水造紙極佳,沿江出現造紙作坊,“以紙為業者家其旁”,“以浣花潭水造紙故佳,其亦水之宜矣。江旁鑿臼為碓,上下相接,凡造紙之物,必杵之使爛,滌之使潔,然后隨其廣狹長短之制以造。砑則為布紋,為綾綺,為人物、花木,為蟲鳥,為鼎彝,雖多變,亦因時之宜?!?/p>

蜀中箋紙的創制可能在唐代,開元時人范元凱《贈兄崇凱》詩云:“洛陽紙價因兄貴,蜀地紅箋為弟貧?!庇捎谑兰掖笞?、文人學士大量入蜀,唐宋時箋紙需求量急增。成都的紙品分生、熟兩類,生紙是制成后自然干燥的紙;熟紙是制成后加膠粉潤澤的紙,用于書寫極佳。

箋紙流行于中唐德宗時,興盛于憲宗元和間。成都箋紙的制作工藝高超,聞名全國的薛濤箋,尺幅較流行箋紙小,但雅致美觀,為即興題詩的文人喜愛。舊傳松花箋即為薛濤箋,唐李匡義《資暇集》說:“松花箋,其來舊矣。元和初,薛濤尚斯色,而好制小詩,惜其幅大,不欲長,乃命匠狹小之。蜀中才子既以為便,后減諸箋亦如是,特名曰薛濤箋。今蜀紙有小樣者,皆是也,非獨松花一色?!?/p>

薛濤箋的創制特色,主要在色彩的調配。明代學者宋應星《天工開物》卷13《殺青·造皮紙》說:“四川薛濤箋,亦芙蓉皮為料煮糜,入芙蓉花末汁?;虍敃r薛濤所指,遂留名至今。其美在色,不在質料也?!毖{用芙蓉皮煮爛成糜,加芙蓉花末汁作色,制成深紅色。以成都盛產的芙蓉樹皮為原料創制彩色紙,確是重要創新。

北宋時,又有謝公創制精美的十色箋,有深紅、粉紅、杏紅、明黃、深青、淺青、深綠、淺綠、銅綠、淺云10種顏色。成都的造紙工藝水平顯然提高了,由唐代制造普通箋紙和單色箋紙,發展到宋代能制造有藝術性的五彩箋紙。成都紙每年外運數量很大,在東京汴梁被廣泛使用,當時“四方例貴川箋,蓋以其遠,號難致?!彼纬蹴n浦寄弟詩說:“十樣蠻箋出益州,寄來新自浣花頭?!蔽膹┎妒窆{》詩說:“素箋明潤如溫玉,新樣翻傳號冷金?!彼抉R光詩也說:“西來萬里浣花箋,舒卷云霞照手鮮?!?/p>

楮紙宜于雕版印刷

宋代皮紙被稱為楮紙,產于廣都(雙流)。楮紙用楮樹皮為原料,紙質細白光滑、堅韌耐用。宋應星說:“凡紙質,用楮樹皮與桑穰、芙蓉膜等諸物者,為皮紙……精者極其潔白,供書文、印文、柬啟用?!边@類楮紙分為四色:開張寬而無粉者稱假山南,開張窄而有粉者稱假榮,產于冉村者名清水,產于龍溪鄉的名竹絲。其中竹絲最精致,“清細似池紙”,因此價格最高。楮紙比浣花箋“精潔”,“凡公私簿書、契卷、圖籍、文牒,皆取于是”。楮紙大量生產,用于圖書印刷,“凡蜀中經史子集,皆以此紙傳印?!?/p>

交子不僅是中國最早的紙幣,也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紙幣。它誕生于成都,其載體正是產自成都的楮紙,因此宋人也常將紙幣稱作“楮幣”或“楮券”。在方回《憶我》中詩云:“朝廷易楮幣,百姓駢嘆吁”;華岳《述懷》詩云:“楮券不堪供虜幣,沙籌那解足軍糧?!毖μ铩冻啥紩掳夙嵲姟吩疲骸拔奈淌野捣馓μ\,葛亮祠荒享豆籩。貨出軍儲推賑濟,轉行交子頌輕便?!苯蛔?,就是這些楮紙幣的正式名稱。交子的出現,在世界經濟史、印刷史、美術史上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而印刷其上的楮紙也由此得了好大的名頭,成為一代名紙,天下皆知。

蜀紙如此有名,那么其產于何處?據考證,宋代蜀紙的制造場所主要集中在城西郊的浣花溪畔。這里氣候宜人,水源充足良好,竹樹成蔭,是造紙的好地方。關鍵是浣花溪的水質宜于造紙,當時的溪水清澈滑膩,透著柔感,漚麻及楮皮等都是上好的水源,造出的紙更是潔白光滑,是其他水質所比不了的。對于這一點,宋代大文豪蘇軾可謂是印象深刻,每到成都其便要與友人相邀去浣花溪去賞景,看到浣花溪畔的制紙場景時,蘇軾不禁感嘆:“成都浣花溪水清滑勝常,以漚麻楮,作箋紙,堅白可愛。數十里外便不堪造,信水之力也?!?/p>

是時,浣花溪兩岸人家大多數都是造紙專業戶,開辦的造紙作坊不下百家,十幾里相連。浣花溪兩岸整日里一派忙碌,送料運紙的車輛來來往往,人聲不斷。造紙人家都是在江邊就地取材打造出大石臼,俗稱兌窩。浣花溪水清流急,工人們利用上好的水資源作傳動動力,做成簡單的機械,把漚熟的造紙原料漂洗白凈,然后放在大石臼里,用水力帶動石碓搗爛,依尺寸長短造出大小不同規格的紙張。抄紙工們則手握兩根細竹,緊繃起一面細紗,兩手放平,在漿槽里輕而均勻地將紙漿撈起,如撈起隨時會漂走的圣物一樣,將一面面抄出曬好,之后再存放妥當,隨著陸路、水路流轉于全國各個州縣之中。

四川雖地處內陸,卻并不因蜀道難而閉塞。在一個又一個時代中,蜀中名品不斷,蜀紙、蜀錦、蜀繡、蜀茶無不各領風騷,貨殖天下,成為最受歡迎的高端產品。蜀人用包容并蓄的坦蕩和開拓奮進的拼搏,使蜀紙名品層出不窮,名揚天下。(文 | 張學君 夢溪)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一定牛 彩票网站程序修改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以太坊交易信息网址 金龙棋牌官网是多少 科乐长春麻将对宝窍门 微信足彩群 七星彩开奖直播现场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下载 500篮球比分 怎么做网上棋牌室 有料体育网 七星彩走势图坐标 今日竞彩比分推荐专栏 泰达币价格 新浪网上麻将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