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天府廣記》第8期
名人 | 陳志潛 影響世界的中國公共衛生學之父
發布日期:2020-09-24 14:22:25 來源:成都市政協

陳志潛(1903—2000) 四川成都人。北京協和醫學院醫學博士、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碩士。中國初級衛生保健先驅、中國社區醫學創始人、中國現代健康教育奠基人。四川醫學院、華西醫科大學教授。

從成都到北京 —個少年的志向

在成都石馬巷一家幽深的老宅,面色蒼白的病人躺在雕花老床上,盤旋繚繞的香煙在四周幻化著神秘,間或傳出一陣又一陣令人心悸的鳴鑼聲,那是驅散病魔的聲音……這樣的情景讓陳志潛終生難忘。他在回憶錄中寫道:“在我幼年時,父親的妹妹可能和我母親一樣死于結核病,我弟弟死于傷寒,我們從來不曾知道是什么病奪走了我姐姐的生命?!?2歲那年,陳志潛患了嚴重的痢疾,幾經治療無效,有人在他家的院子里點燃鞭炮,然后用鞭子抽打他的雙腿,這種驅趕病魔的方式,讓他既倉皇又痛恨。繼母病重時,他曾陪同她到成都一所西醫診所求治,整潔的診所以及溫度計、聽診器、血壓計給了他全新的感受,陳志潛朦朧地覺出他將做一名現代醫生。

中學快畢業時,他決心報考中國現代醫學的最高學府——北京協和醫學院。他用英文給協和醫學院寫了一封咨詢函,而回信指出,就其信件的英文程度而言,要通過入學考試非常困難。這當頭一棒并沒有使他氣餒。他向中學老師、博學多才被譽為“肉字典”的宋誠之先生求援,宋先生為他介紹了一個英國傳教士當老師。聰明而刻苦的陳志潛沒有辜負栽培。1921年,他踏上了從成都到北京的旅程,經陸路、行水道、乘火車一路顛簸,用了整整1個月時間。長途跋涉的疲憊尚未恢復,他便參加了為期兩天的考試??荚嚨牡谝粋€科目是英語,英語不過關,此后的數理化考試即被取消,來自大江南北的許多優秀學子便這樣被無情地淘汰出局??纪暧?,陳志潛緊張得徹夜難眠,翌日清晨,當他忐忑不安地站在榜書前,驚詫地認出了自己的名字。數周之后,他接到了錄取通知書。那一年陳志潛18歲,是唯一的來自西南的考生,他將與林巧稚等同學一道去實現做一名現代醫學家的夢想。

從北京到定縣 一個年輕人的創舉

1932年1月16日,一匹騾車行馳在河北定縣狹窄的街道上,車上坐著一位沉穩干練的年輕人正是陳志潛,他到定縣擔任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鄉村衛生處主任。

陳志潛此時已從協和畢業3年,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并留學美國哈佛獲得了公共衛生學碩士學位。在當時的中國,像他這樣經過嚴格訓練的高水平醫生可謂寥若晨星。他完全可以謀取一個既輕松又收入高的職務,為什么卻選擇了拓荒式的鄉村衛生醫療呢?一是醫學家的博愛精神促使他不畏艱難;二是這位成都小伙子有一種挑戰精神,向往著為民族建功立業;三是他有幸相遇了兩位“高人”,二人指引的方向皆朝著河北定縣。他們是蘭安生:北京協和醫學院教授,國際知名的公共衛生學領導人,他創造性的“社區保健”理論即是今日社區醫學的先聲。晏陽初:中華平民教育促進會負責人,國際鄉村改造運動的倡導者和實踐家,陳志潛第一次聆聽他的演講,即為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風雨飄搖的民國,孤獨、貧苦、愚昧和疾病侵蝕著廣大的農村,每一年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死于完全可以預防的疾病。如何在一個末受現代醫學啟蒙,經濟又非常落后的農村地區建立衛生保健服務體系,這在世界范圍內前所未有。

在大量調查與論證的基礎上,陳志潛為定縣模式確立了四個基本前提:第一,它必須立足于村,村是廣大農民的棲居之地,是最底層的行政單位。貧窮的農民有些甚至一輩子也沒有去過縣城,因此必須把醫藥送到田間地頭。第二,它的費用必須與村的經濟資源相匹配。第三,它所配備的最基層的醫務人員必須在農民中產生,只有他們才能長期扎根于此服務于自己的父老鄉親。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鄉村衛生員必須接受監督。在這些基本前提之下,定縣模式逐漸清晰地呈現在人們眼前:

充沛的陽光照耀在泛著麥香的華北平原,一位身著粗布衣褲的精壯漢子和一位動作麻利的村姑來往于田間溝壑,他們的肩上背著一個藥箱。對于閉塞的村民,這個神奇的箱子里面裝著的藥品能解除著他們的痛苦。村民們開始熟悉陌生的藥名:阿司匹林、蘇打、碘酒、眼藥水……有人以為這就是中國歷史上出現的第一批“赤腳醫生”,陳志潛最早稱之為“保健員”。其職責是進行簡單的治療,填寫出生與死亡報告,接種牛痘,急救和轉送傷病員。他們是定縣衛生體系的最底層,遇到棘手的問題,將向高一級的鄉村衛生站求助。

至1934年,定縣建立了7個鄉村衛生站,服務于75個村落。這里配備了有一定能力的醫生,他們每周對保健員進行一次培訓并收集數據,起著承上啟下的樞紐作用。遇到危重病人,他們將之送往區衛生中心。區衛生中心是這個系統的中樞神經,集合了醫療、教育、科研、宣傳諸多功能。它所配備的醫生、護士和技術人員都是當時最高水平。他們管理著一所設有50張病床的醫院。從區衛生中心到村衛生站再到基層的保健員,這個鄉村衛生體系的一體化建構的網絡特征非常明顯,區級醫生定期會晤鄉級醫生,鄉級醫生定期會晤基層保健員,他們相互支撐產生合力,其效用不久開始顯露。1932年年霍亂流行期間,中心收治的45名霍亂病人無一人死亡。

在貧窮荒蕪的中國鄉村,在科學文化極度落后的20世紀30年代,花錢少、功效大、方式大膽而新穎的定縣模式引得人們嘖嘖稱奇。陳志潛撰寫的《定縣是如何應用科學醫學的》工作報告一經發表,便引起國際公共衛生學界的廣泛關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執行主席格蘭特評價說,陳志潛教授“是系統論述在低收入的社會中,如何彌補現代醫學知識及其應用之間停滯不前這一迫切社會問題的先驅之一”。定縣模式“對世界衛生工作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這些貢獻至今仍在促進著中國人民的健康及康樂的發展,同樣也在相當程度地改善著世界其他發展中國家人民的健康和康樂”。

陳志潛在菲律賓考察

從定縣到四川 一個醫學家的執著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定縣衛生工作夭折。幾經曲折,陳志潛回到家鄉成都,擔任四川省衛生處處長。在他的領導之下,先后建立了四川省立區院、傳染病醫院、婦幼保健院。他按照定縣模式,主持創建了溫江農村衛生實驗區和80多個農村衛生中心,其成就在全國首屆一指。后來他又到重慶,創辦了重慶大學醫學院。當時具有國家級水平的醫學院大都為外國人創建并把持,重慶大學醫學院則是由中國人創建和主持的,這是他事業中的又一個創舉。

新中國成立以后,西南衛生部部長曾接見陳志潛,向他咨詢農村的衛生狀況,討論新生共和國西南地區的衛生規劃。陳志潛曾兩次隨同巡回醫療隊去過農村。對國家在困難條件下所取得的衛生成就,他感到欣慰:“在這么快的時間內為邊遠的、缺乏人力和財力地區的人民建立起如此廣泛的衛生保健體系,不能不說是一巨大成就?!?/p>

1976年,年過古稀的陳志潛本已賦閑在家,欣然回到四川醫學院,擔任職業塵肺研究室主任,繼續未竟的事業。當時,相比于醫學的其它專業,公共衛生專業并不受重視,人才流失嚴重,急需在鄉村和基層培養公共衛生人員,德高望重的陳志潛再次被委以重任,擔任了全國鄉村衛生人員培訓班的顧問。該培訓班由世界衛生組織資助開展工作,中央衛生部在全國選擇了一部分縣進行示范實驗,這與陳志潛當年的“定縣實驗”有諸多相似之處,他所積累的豐富經驗讓培訓工作少走了許多彎路。1984年,全國公共衛生學學術會議在成都華西壩召開,以陳志潛領銜的四川醫學院公共衛生學專業受到全國注目。會議結束后,全國公共衛生管理中心在四川醫學院成立。

陳志潛晚年自知精力有限,思考著如何給中國公共衛生學和鄉村醫療留下財富。一是建設資金,二是記錄下自己的經驗。他在國際社區醫學界積累的人脈以及他的威望,為籌措經費增加了砝碼,而他的人格魅力更令眾人信服。有一次,與某國際資助方洽談項目經費,在幾個小時的談話中,陳志潛“錢”字一句未提,卻取得了雙方都滿意的結果,這令參與會談的外籍友人都驚嘆不已。不過,陳志潛給予后人的最大財富還是他的知識、經驗,它不僅屬于中國,也屬于全世界。

陳志潛晚年依然筆耕不輟,84歲出版英文著作《中國農村的醫學——我的回憶》。

1987年,陳志潛用英文撰寫的《中國農村的醫學——我的回憶》由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出版發行。1988年,WHO與聯合兒童基金會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聯合召開了世界醫學教育會議,發布“愛丁堡宣言”,認為陳志潛的主張與當今國際趨勢密切吻合。這部著作是陳志潛一生的絕唱,是他留給中國和世界人民的一份寶貴財富。

2000年9月27日,陳志潛以97歲的高齡逝世。訃告中有這樣的蓋棺之語:陳志潛教授是中國社區醫學的創始人和奠基人,是基層衛生保健事業的先驅,是中國公共衛生學之父。(文 | 雷文景)

分享: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官网 pc蛋蛋怎么充值 极速时时彩走势图链接 管家婆论坛 杭州麻将一元群 捕鱼来了怎么赚rmb 北京快3手机版 赌场最怕什么样的赌法 青鹏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排列5基本走势图2000期 2020年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三人麻将的软件 独行侠vs凯尔特人集锦 广西快3人工计划网页 69棋牌 谁有陕西麻将群 时时彩代理招商平台